用户名: 密码:  
新闻档案
  图片新闻
  业界动态
  媒体看五亭龙
  商城资讯
  市场通告
  产品动态
 
                   商城资讯
当前位置:新闻档案>>商城资讯
故事机、机器人看这四个方向的儿童从业者聊创业那些事

来源:六一实验室       发布日期:2016-12-24 16:19:08       浏览次数:1419

在儿童智能产业中他们遇到了市场与渠道的不成熟的问题,也同样在寻找着解决方案。他们需要平衡家长与儿童的不同需求,也在考量未来的更多的合作方式。

12月8日,六一实验室和Dismap一起举办了儿童智能大会,其中多位嘉宾做了精彩演讲。嘉宾的分享资料正在取得授权中,届时会发布出来。在大会中,六一实验室与四位嘉宾还进行了圆桌讨论,内容是关于儿童产业创业过程中的经验分享与未来探讨。

 
  圆桌讨论的四位嘉宾分别在做自儿童智能产业的不同产品:
 
  大华乐橙副总经理博格:从视频监控出身,目前在做儿童看护器与机器人;
 
  南京机器岛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吕继伦:从幼儿成长记录和交流系统做起,之后加入小米生态链做了米兔故事机;
 
  豌豆星球创始人兼CEO王子文:来自动画界,做过一系列儿童AR产品,目前还是回归到儿童内容本身;
 
  映墨科技合伙人兼首席营销官江新民:从VR做起,之后不断在寻找适合儿童VR产品的场景与营销方式。
 
  在儿童智能产业中他们遇到了市场与渠道的不成熟的问题,也同样在寻找着解决方案。他们需要平衡家长与儿童的不同需求,也在考量未来的更多的合作方式。
 
  嘉宾
  大华乐橙副总经理博格(宝宝看护器、育儿机器人)、南京机器岛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吕继伦(儿童故事机)、豌豆星球创始人兼CEO王子文(儿童AR)、映墨科技合伙人兼首席营销官江新民(儿童VR)。
 
  主持人

  六一实验室联合创始人胡丫丫

正文

 
  主持人:大家都是从不同的行业进入儿童行业,从其他行业切入后,各位大的感受是什么?有什么经验能分享给大家吗?
 
  博格:大华乐橙是从安装监控安防起家,随后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寻求转型,开始了智能硬件的道路。在那是我们意识到一味的转型是不可取的,转型也要从自身开始。大华乐橙的核心是浙江大华千千万万个摄像机,全球每年超过3000万台摄像机销售。
 
  在刚开始大华乐橙摄像机是在追溯小偷罪恶的场景,之后大华乐橙想到了为什么不用摄像机记录下有更多可以挖掘的价值呢?因此我们把观念转向了幼儿群体。
 
  从一个工程项目,转向了智能项目,但这其中还缺少一个总要的东西,就是儿童的视角。智能硬件在中国是一个普及的过程,智能硬件没有渠道,儿童智能硬件更是没有合适的渠道。卖尿不湿和卖智能硬件完全不是一回事。对用户的教育太难了,给卖尿不湿的导购教育大的痛点:第一个是所有的工程师整个思维的转型很难。第二个是智能硬件的渠道很难,传统的母婴喂养渠道不太适合儿童智能硬件。
 
  吕继伦:2002年的时候我们做儿童类的互联网产品,做了三年,当时的教训是市场不成熟。在南京创业的时候,和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合作,做的是幼儿成长记录和交流系统。当时遇到的困难是,幼儿园老师不是很支持,跟幼儿园打交道,那时候会用电脑的老师也不是很多。后来搬去了深圳,一个创业公司还要去交用户用电脑,这个好难。
 
  我们现在做的米兔故事机,实际上是一个机器人,我们并没有主推机器人,先弱化机器人的功能,因为机器人时代还没有真的来临,大众并不是很了解机器人。走半步,从故事机出发;从上线三个月以来,故事机与用户的交互已经每天有几十万条了。
 
  王子文:我是从动画切入到儿童产业的。早些年做动画的时候,国内的动画内容不是很健康,想做了一个动画片,从色彩,视觉,识别,价值观上也有正确引导。不想小孩子只看喜羊羊灰太郎,去浪费时间。
 
  我们接触AR是2011年,但是当时这个东西将来不知道干嘛用,14年接触资本以后,他们对这个的需求比较大,按照他们的意愿做产品,发现做产品比作动画是一个更大的坑。这些坑是,以前我们公司部门划分是剧本,前期设定,灯光渲染等,变成了美术部门,销售部门,整个公司的链条非常差,目前市场儿童的产品越来越多,产品生态越来越大,现在也在反思,去做擅长的,想要去做真正想要传达给小孩子的东西,从孩子的角度出发。不管是去做绘本啊,机器人啊,还是平板上还是其他的,重要的是得对小孩子有价值。有价值的东西才能延续下去。
 
  江新民:我们公司是做VR的,从2012年开始做了头盔,做了众筹,我们发现“C端路漫漫,B端正当时”。大家想一想,让在座的各位有一个虚拟现实的头盔,在目前来说是不可能。因为这个头盔你买来干什么,有什么用。我们的未来怎么走呢?未来是什么啊,我们的孩子是我们的未来。Vr的三个要素,是比较适合小朋友的,小朋友需要沉浸,需要互动。因此我们去年年底启动儿童vr项目,今年发布了以奇趣为主题的新闻发布会,以娱乐,教育两个方向。
 
  主持人:我们听到了许多专业词汇“vr 、ar、机器人”这些,大家都是从业者,肯定很了解这些。但你们觉得,对孩子来说,这些重要么?
 
  江新民:我们去了很多幼儿园,针对于儿童的产品,交互类的产品,小朋友很喜欢。这其中有很重要的环境因素,小朋友在幼儿园的生活其实是一沉不变的,但凡有任何新鲜事物走入他们的生活,都会让他们开心。因此从这点上来说,小朋友虽然是我们的用户,但是家长是我们的付费用户,是更值得关注的。家长愿不愿意买这个产品,就是在用户体验度上,能不能真真的牵动他们的痛点,吸引他们。
 
  Vr还是AR不是重要的,终它都只是一个工具。技术应该打造成为主题服务的工具,而不是成为主题,因此重要的是去构建其中的内容。
 
  王子文:我并不是很看好目前ar产品在儿童领域的应用,这种方式是依赖于ipad,或者智能手机的AR交互方式,虽然我自己是做这个的。个人感受孩子对ar产品的认同度蛮高的,但是对于供应商等他们不能很好的理解这些产品,导致线下这一块不是很容易做,产品的导购需要去培训。渠道商都是为利益所动的,只有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被认知的更多,才会有更好的市场。只有未来体验越好,离市场会更进一步。
 
  吕继伦:对孩子来说,孩子只有一个需求,那就是满足好奇心,对于家长来说,那就是产品对孩子有意义。如果能把这两点的平衡点找到,那就可以开发出很多很多产品。我们所有的产品定义就是用家长的眼光来看和用小朋友的眼光来看,两者加起来,得多少分。找到平衡点。
 
  博格:做产品是要传播的,是要卖的,赚钱的,是要养活员工的,小孩是很喜欢玩,但是小孩子是不会传播的。因此先要找到成人的痛点,打动成人,再要打动孩子。对于孩子的教育理论,一百个人有一百个,但是主要是找到成人的痛点,知道这个产品对孩子有用,才会去传播,告诉其他人。
 
  主持人:目前大家有个共识,那就是儿童智能产业还需要去培育市场、还需要更多的人才与资源的进入,也就是说还需要时间。那么大家怎么才能让自己先活下去呢?
 
  博格: 首先要找到产品的价值,把视频安装在幼儿园过去也许是为了预防孩子受到伤害的,现在如果摄像头能捕捉到幼儿在幼儿园的某一个行为画面,那对家长和孩子来说是很有价值的。未来20年一定要熬,坚持下去,先做一个会说话的故事机,再做机器人。如果也许跨出去一步,前面是深渊;跨出去半步,就是光明。
 
  吕继伦:我们觉得母婴行业和智能硬件是一个很好的时代,是一个机会。第一关是解决用户的审美;去做ip;把设计做好。第二关是生产。要找好的供应链。第三点是科技创新,具备核心技术。第四个点就是互联网,营销、口碑、数据等。每个儿童在我们的体系里是一个画像,通过不同的纬度了解这个小孩,只有家长了解这个孩子才知道孩子需要什么?
 
  王子文:未来这几年,儿童产品可能是一个比较悲观的话题。这几年大家可能都在创造产品、品牌。我觉得我们还是找到自己擅长的方向,去做自己擅长的。专注的去做你值得去做的事情,坚持下去就会成功。
 
  江新民:VR行业来说,现在还是B端市场,C端还没有起来。正如我们前面所说:“C端路漫漫,B端正当时”,我们会在B端继续深耕。
 
  主持人:你们还在儿童行业中关注哪些点,觉得是可以跟自己现在做的事情相结合的?
 
  王子文:任何的科学技术都是为某一种需求去服务的,为我们现在的刚性需求去服务,去年我们开始说互联网+,VR+,我觉得该反过来+互联网;+VR,刚需+技术。刚需才是所有从业者需要关注的重点。
 
  吕继伦:目前在国内缺少一个幼儿教育ip,我还是专注我的形象,能用绘本,儿童话剧,漫画,动漫去展现。当然IP需要专业公司,每个人做自己擅长的事情,坚持下去。
 
  江新民:内容和 ip是很大的。一步一步来,慢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10 扬州五亭龙国际玩具礼品城    留言反馈
联系电话:0514-87635888     传真:0514-87634888     邮编:225000     地址:扬州市扬子江北路828号  苏ICP备15005408号